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穿越之春暖花开》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穿越之春暖花开 () >> 第九节春节新计划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92kshu.com/21488/

第九节春节新计划

繁忙中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除夕,忠王府里充满着炮竹的火药味,过年的喜庆气氛在主子们间弥漫,各庄子里送来了今年下半年的收成及年敬。宫里赏下的年例让主子们的手里无比宽松,这让柳儿们一干人等的银包有了质的飞跃,火炮、守岁、年夜饭;这些对柳儿这个财迷来说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三十这天下午,翰采堂所有仆众的大拜年,世子、世子妃受礼派发红包。大人怕过年,无非就是要出银子发红包,小孩子爱过年,无非就是收红包嘛,柳儿一点没觉得自己两世人都三字头了,还想着红包有什么不妥。毕竟现在是七岁的小萝莉。

三十晚,春绢同柳儿呆在柳儿房里,别紧门,两人财迷整理着自己的钱物,春绢是家生子,准备把一年间存起的月银及得下的赏物,带回给程府娘老子处存起来,以后好备嫁妆用,春绢的老子在京郊的庄子上当管事。从二十九起,就要等在程府跟主子拜年,总是初二三才能回庄子上去。这一年,春绢也得了不少赏钱,大大小小加绣活卖的钱,也有二三十两银子,柳儿就利害了,足有四十两,(不加上卖身的十两银)还有二朵珠花及一支快三两的银钗,还得了几件棉衣什么的,看着柳儿笑得见眉不见眼,春绢问道“柳儿,你的银子怎么办,就这样放着么?”

“我要银生银,用这当本钱,挣多点钱,”柳儿挥手,一派兴奋。得意洋洋地开始给春绢洗脑,教人理财是前世小柳儿的一大爱好呀。再说,对春绢将钱上交柳儿觉得不妥,这古代重男轻女,家里大部份银钱肯定是给儿子讨媳妇用,她家三兄长,加上一大姐同春绢,听下来嫂子进门花得多,姐姐出门嫁妆少。

初一这天,又刚好是春绢同柳儿的一月一次的沐休日,两人兴高采烈的拿了出府的对牌出府,向头晚上定好目的地出发---城里的银庄、布店、绣坊。

汴城作为一国的首都,人口众多,街上人来人往的,十分热闹繁荣的地方是内城(京城)同外城(汴城),的交汇处,此处全是一色整齐的房屋,平整的青石路面,处处透着大气恢弘。两人也不细看,只迅速找到了大通钱庄,这是大楚国最大的联号钱庄,全国各地方都有分号,春绢也接受了柳儿的意见,银子要握在自己手里才放心,准备将自己手里的银子也换成银票,做一个柳儿哪种腰带,贴身带着,不交给老子娘了,家里兄弟姐妹三四个,先紧着自个,以后家里要用钱时,再交出来,也是人情不是?女人一定要有私房钱。春绢很快便认同了柳儿的金钱观。很快,春绢就换了一张三十两的,柳儿换了一张三十两的,另换了两张五两的小额银票。

春绢见街上人多,也就将银票递给柳儿,让她放进腰带里收好,两人方才离开银庄,跟着就是去主要的目的地了绣庄,一是看看绣样,再问问绣活的价,为了掌握最新的绣样,两人跑了好几家绣庄,路上葫芦、风车、糖果点心什么的柳儿一点也不动心。(明显哄小屁孩钱的嘛,自己一见多识广的现代裔古代人能看得上?)春绢也没窜托着买,

最后,在一家玲珑绣纺,见绣线色多又鲜活,两人就配齐了各色绣线,又见到绣纺卖的络子,柳儿想起前世自己跟表妹学的diy的各式结,这也能换钱?柳儿大喜,又购了些打络子用的各色丝线。准备打些出来换钱,同玲珑绣纺约好,打了出来给他们先看,按式样出价,最简单的如意结,出掉丝线,一个能赚二十多纹,这可比绣荷包赚钱多了,春绢也会一点,见柳儿答应教她,也购了不少线。柳儿七七八八花了二两银子,

柳儿又在鸿福布庄选了些用得上的绸、纱、绢,绵布,也不多,都是些布头,便宜,春绢扯了两件中衣的白棉布,临出门,柳儿又装做不在意的样子,跟布店里的一打杂小二商量,用十个铜板,要将店里墙角堆着的一堆碎布块购了,布店小二感激柳儿让自己少跑了路,这布头是他要扔出去的,又寻些出来,紧紧的装了二大袋子给柳儿,春绢一看,这个布袋子,也就是染了色的布做的,难看些,否则料子也不少于十个铜板,“你花钱要这些无用的东西做什么?”春绢大摇其头。

“我有用,到时你看着”柳儿笑笑“你以后就明白了,绝对亏不了,”

两人一路走回王府,顺路接着溜达溜达。四处闲逛,

路过一家书店,柳儿强拉着春绢进去看了一下,书很贵,也就息了看书的心,但还是购了几张油纸。和订成册的白纸本子二本,花了100个大钱。

“柳儿,你能写字的?”

“能的,我在程府跟芸娘他们都学过了,购些去抄书,”

“你哪来书抄?”

“找机会跟世子妃借呗,我看见世子妃有”其实柳儿心中盘算着世子的书房里满架子的书,打上这世子的主意。

“我也识几个字,但觉得用不上呀”

“没有用不上的,书到用时方恨少,春绢姐,你要接着学,”

“没时间,有时间总要做点绣活。”

路上,两人进了一胭脂铺,春绢眼里发出亮光,花了大钱,卖些胭脂水粉,快十四的大姑娘了,懂得打扮了,选了二色胭脂,一支眉黛。又想购几朵绢花时,柳儿拉住了她,不让她花钱,“我送你吧,你购别的,这个不要花钱了”

“你有?”莫不是世子妃给的珠花?春绢眼珠一转,柳儿就明白她想差了,

“想什么呢,不是珠花,回去,我一定给你这绢花!”开玩笑,珠花可是值几两银子的,再说也很好看,柳儿准备自己大了,能穿裙时用上呢,怎么能送人

春绢另选了一盒香粉,付钱走了,想着要做绢花,柳儿发觉这又不是多了一条财路,想着就笑眯了眼。两人走到王府角门时,守门的李嫂笑得直不起腰,“哎哟我的娘哎,柳儿你是去买米还是要当货郎去了,这一大包东西哟,是些什么?”反正按规矩也是要查过才能进府,柳儿扮着鬼脸同李嫂装乖卖萌,打开让李嫂查检了一下,才同春绢俩人抬着回了翰采堂后院柳儿的房里收好。一大堆的碎布头,着实让李嫂乐了一个时辰,笑坏了。

初二,是如兰沐休,她也约着人进城逛街去了,柳儿盼的就是这一天,寻了个借口,带着黄黄白白,坐在茶水间同春绢闲聊,春绢原在程府里时,在老太太院里也只呆过几天茶水间,但主要还是喂老太太屋里的鹦鹉,画眉,八哥等鸟雀,于茶水一道始终是不熟,柳儿就七七八八有意无意地教了她不少茶上的说道,世子妃同世子按风俗,初二回娘家,一早就回程府去了,茶水间也没什么事,春绢同柳儿一搭一唱的,聊着,手里还做着绣活,不多时,柳儿就进了茶水间,取了茶水单子,细看,原来王府规矩严,茶水间同厨房,每日每时进上什么食物,经手是谁总写得清清楚楚的,柳儿看了看世子同世子妃每日饮的茶,心里就有了谱,

世子妃,前旬太医来问诊时,都没有孕,听太医说是体质偏寒,这里又上着绿茶、甚至有南方进供的苦丁茶,泡上的人都是如兰,细细看了两次,总是偏寒的茶水由如兰泡上,柳儿合上册子,心想,不管原因,不管为什么,这就是果,让二小姐体质偏寒,不易受孕的目的达到了,到了王府吃的饭食也是寒凉占多数。柳儿不能强出头,一个七岁小孩子的话,不足以让人信服,还得想招。寻机会。

世子妃晚上回来,第二天,申时,春绢就递了一张茶水单放在茶水间,

“世子妃说,没有特殊吩咐,以后就轮流上这几种茶,要小心配制。”

单上列着一串六七种花茶的配方,这单子得来也易,就是上午辰时,柳儿带着黄黄白白陪同世子妃解闷时,有意提起花果茶,随口说了句,花果茶养颜轻身,还容易得子,听秦嬷嬷说,安南王妃之所以生了五个儿子还容颜不老的原因就是这个,世子妃也是想要孩子快疯了的时光,立即吩咐下来,只吃花果茶,让茶水间备料,柳儿则取出早写好的花果茶配方,全是暧体的,交给春绢,让她呈上,世子妃大喜,还赏了春绢一个银裸子。

至于安南王妃,柳儿才不心焦,小量世子妃也不敢去问人家,你生了五个儿子是不是吃花果茶?这不是明显找抽吗?人没这么笨的罢?

没出正月呢,柳儿就开始了快乐存钱的日子,她带着春绢还加上秋月这个后来者,开开心心地做着手工。从正月初七这天开始做,在前世一般也是这天开工嘛!习惯,习惯!初七日,只见柳儿拿起一小块粉色绸子。双手左扭几下右扭几下。轻轻松松地就把那块绸子弄成了一朵花的形状。她又拿针线缝了几下,拿起托金妈妈去铁匠铺买来的细铁丝,固定在一起,一朵最最简易的头花就做出来了。就这一招,春绢就知道自己发达了。不短时间,世子院子的丫头人手一朵,柳儿也不心厚,一人友情赠送一朵,还要就四文一朵照收铜板。要知道,玲珑绣房可是用6文钱来收购呢!

三个月,仨人各各挣了不少私房银子,柳儿将前世的结的编法回忆出来,打出了二十多种京城汴城没有的花色,取了诸如??千千结、同心结、万字结、贵荣华和比翼双飞、吉祥结、凤凰结、还有高升结、及第结、状元结、探花结。等,实实换了几十两银子在手,这些结很难编,心思灵的也要学上半天,还得有人在边上指出关键处穿线,否则就打出来不像,或易变形。玲珑绣房也试着编过,结果还是得跟柳儿进货,由于结子新、巧,名字又取得好,很多书生的扇子上也用上了,一个结子柳儿实实能收到60个大钱。外面卖200、300不等,比平常的结子高出一倍两倍不止。

另外就是柳儿拿回来的一大包碎布头,料子好的,让柳儿这么一一拼成花色,居然能拼成了完整的荷包,又在上面绣了花、鸟、福字什么的,就成了一个特别漂亮的荷包,这拼得妙的,仿佛就是故意要用这几个色一样。玲珑绣房收去,200大钱一个,荷包上也没少用立体花来遮盖拼缝。谁也料不到是碎布拼的;

还做成各式椅垫、靠枕、还有拜佛的拜垫,(这些东西被孝敬到谢嬷嬷、秦嬷嬷处、最离奇的是一个拼成九层荷花式的拜垫进了老王妃的小佛堂)最出色的是里面有几节素色的绸料,柳儿加上拼成一百褶裙子,上面用彩色的绸料用现代的立体花式样,加上绣功,做成了一条荷花裙,此裙穿在世子妃的身上,在三月三,京城看桃花的一众女眷中,大大出了次风头,负责王妃衣衫的秋月及柳儿都得了赏钱。碎布后来又购了几次,实实赚了不少钱,但非常费工时。

柳儿们主要是编结赚钱,这个来得快呀,一晚能编上两三个呢。

柳儿的屋子赫然成了手工作坊,当然谢嬷嬷也没说什么,不过柳儿屋里的油灯可是多了二盏。小屋子可亮堂了,世子妃房里的秋月丫鬟,有空总是手上做点活计,然后交到柳儿处,柳儿总一一在纸上记了,到玲珑绣房交一次活后才按记录的分钱,倒也便宜,谢嬷嬷见三人有空做做女红,赚些零用,也不各房乱窜,挑三拔四的,也觉得省心不少,便也没有太限制着柳儿一众人等。

柳儿觉得这忠王府还是满尊重人权的嘛,可以工余时间打散工,比现代有些大几百强的公司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