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活寡》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活寡 () >> 爷爷的遗产是:44号殡仪馆(完结)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92kshu.com/31879/

爷爷的遗产是:44号殡仪馆(完结)

/有个人忽然对我说:你爷爷死了。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首发

正常人的反应应该是先震惊地问:“你没骗我吧?”紧接着伤痛欲绝。

但是我却是吓呆了:“我哪儿来的爷爷?!”

通知我爷爷死讯的男人叫刘鑫泽,是个把头发往后梳、且西装革履,提着个中文包的男人。

他约我在学校外的咖啡馆见面,把爷爷的遗嘱和照片给我看了一遍,照片里的男人约三十岁出头,看起来非常的年轻,他和我爸爸生的气质,他静静地站在照片里头,柔和地对我笑着,这样的男人很容易就给人留下好印象,至少第一眼我就忍不住对这个据说是我爷爷的男人产生了好感。

我把照片还给了刘律师,无奈地说道:“刘律师,我从来没有听我爸爸妈妈提起过我爷爷,所以我不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你给我的这个遗产转让协议,我实在不能签。”

刘律师说:“这遗产可价值十个亿,是一套房屋,于先生你也知道现在这年头炒地皮、炒房子都炒得非常厉害,你爷爷留下来的这套房屋占地面积是接近一万平方米的,最重要的是这地皮也是个人财产。你想想这一万平方米能盖多少房子呀?如果你能合理利用,你可以变得跟马云一样牛逼,成为中国首富!”

我摇摇头,他越说我就越觉得是个骗局。

因为我是没有爷爷的,而且我爸爸妈妈也都没有提起过我有个爷爷,如果我们家这有这么一个十亿富翁,那我家就没有必要挨穷了。

刘律师听了我的疑虑后,说道:“那于先生,你仔细想想,你家人真的从来都没有提起过你爷爷吗?那……你小时候总有问过你父母爷爷的事情吧?你仔细想想,每次你问起爷爷的时候,你父母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我想了很久、很久,依旧想不起来。

刘律师提示说道:“于老先生来我律师所的时候说过,他在你五岁的时候回家过一趟,和你见过面的,而且他还说那时他送给了你一块开过光的佛玉,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个印象?”

“佛玉??”他说我爷爷,我是什么都想不起来的,但是他说“佛玉”,我马上就想起来了!

我记得那是我五岁时候的事情,那天我在家门口玩泥沙,发现有个人站在远处看了我很久,我忍不住跑过去问他你看我做什么?我一般都听妈妈的话,不和陌生人搭讪的,因为我不知道那陌生人是不是拐孩子去卖的坏人。但我那时主动跟他搭讪了,因为他和我爸爸长得很像,差不多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摇摇头说:我没看你,我只是路过。

我说:你说谎,你明明就是看了我很久!

他无奈地蹲下来摸了摸我的头,说:寄南乖,别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你爸爸。

于是我就歪着脑袋问:为什么不能告诉我爸爸?你和我爸爸长得好像,你是我爸爸的兄弟吗?

他说了一句话,在我的脑海里已经变得模糊了,但我现在用力去想,想了十来分钟才想起来。他那时候说的是:不,我是你爷爷。

说话的时候,他无奈而又悲伤的表情,竟然深刻地藏在我的记忆里。因为我那时候不明白,是我爷爷,为什么不回家和我们一起住?为什么不见我爸爸?

后来他送了我一块佛玉,收买我,让我不要告诉我爸爸妈妈他来看过我的事情,还让我好好带在身上,不要弄丢了。

我之所以记不起我爷爷的任何事,还是因为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下意识地将这段记忆封存,不敢再轻易去揭开这段记忆

我问那人:为什么不能告诉我爸爸?

那人说:因为你爸爸会胖揍你一顿!

我当他是吓唬小孩子。

爸爸晚上从工地里回来的时候,我拿着佛玉,兴冲冲地跑去和他说:爸爸,今天爷爷来看我了!

爸爸马上变了脸色,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那么愤怒的样子!

他把佛玉抢过来,狠狠地掷在脚下,“乒乓”摔碎了!

爸爸把我按在他的膝盖上,真和那人说的一样,狠狠地把我揍了一顿!

当时我悔得肠子都青了,我真应该听那人的话,不把他的事告诉我爸爸听!

因为被揍得很惨,所以从那以后起,我不敢在爸爸妈妈的面前提起“爷爷”这两个字,又因为那时候很小,所以就渐渐地给遗忘了。

这么说来,我应该是有个爷爷的了。

我重新拿起爷爷的照片,重新又看了一遍。

是他!

绝对是他!

因为他身上的气质是独一无二的,温润而又文弱,眉宇之间一直缠着一股愁绪,让他看起来很可怜。

“想起来了吗?”刘律师松了一口气。

我点点头,拿着爷爷的照片问他:“你知道我爷爷为什么一直都这么忧愁吗?他有什么心事?”

刘律师说:“你爷爷很可怜的,在四十二岁的时候就出家了,就为这件事,和你们家人闹翻了,从那以后,和家人断了关系。你应该发现,只要你一提起你爷爷,你家人……不,应该是你家里所有的亲戚都会让你不要提这个人,对不对?你爷爷一直都很想回家,但是家里人都不肯接受他,只要看到他,就会拿起扫把赶他走,所以他这心事藏了三十多年。”

我忍不住动容,我相信这个人就是我五岁时候见过的人,如果他真的是我爷爷,三十多年来没有回家,那真的是太可怜了。

刘律师默默地把遗产转让协议推到我面前,说:“于先生,你爷爷临死前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能有个人继承他的遗产,好好地照顾他的猫,他就心满意足了。他那一套房屋不需要你特地去打理的,只要你每周五晚上过去看一看房屋就好了。”

我仔细地看了一下遗产协议,发现和刘律师说的有些出入。

刘律师说爷爷的房屋有一万平方米,是10207平方米没错,但上面写的是不动产,房屋不可变卖,但里面的东西可以变卖,什么炒地皮、炒房子都是骗人的。

照顾猫也写在上面了,但有一个独特的要求,那就是:黑猫名字叫于唯,和人名很像,爷爷要遗产继承人尊称黑猫为“教父”,只有“教父”点头同意了,那遗产继承人才能真正地继承遗产。

典型的爱猫狂人!

但转念一想,我爷爷这么多年来一个人独自在外,养只猫来寄托感情,也合常理家里人没有一个人待见他,他唯一的亲人可能就是刘律师带来的那只猫了吧?

我同情地看了一眼刘律师身边的外带包,里面有着一只成年的黑猫,那身皮毛黑得发亮,而金黄色的眼眸似乎在无情地将我嘲笑。

我签下了遗产协议,领了黑猫,和刘律师约定,在这个周五,也就是我爷爷过世的第七天,去京东路44号看房屋,也顺便给我爷爷守一守回魂夜。

刘律师松了一口气,说他这一周辗转找了我很多亲戚,现在终于有人愿意签收这份遗产了。

于是我们愉快地分手了,刘律师送了我一张名片,说以后如果发生什么事,打上面的电话,他都会来帮我解决问题的。

我笑,我一个21世纪的三好大学生,平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能有什么事让一个律师帮忙的?

他搭着巴士离开了。

我提着黑猫的外带包,慢悠悠地往宿舍寝室走,我一边走便就一边看着爷爷的照片。

我觉得他很可怜,四十二岁离开家,三十二年来一直都不敢回家。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起来了。

我放下猫包,掏出手机一看,原来是爸爸的电话。

“爸,什么事?”我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拿着爷爷的照片,打算准备把今天的事情告诉爸爸听。

电话那头传来爸爸十万火急的声音:“寄南,是不是有个叫刘鑫泽的男人去学校找你了?”

老爸真是料事如神,这样都能被他猜到!

我“嗯”了一声。

爸爸问:“他是不是和你说你爷爷死了,让你签一份遗产协议?”

我又“嗯”了一声,正准备把今天的事情都告诉爸爸的时候,爸爸又问:“那你签了没有?”

我说:“签了。”

“你这孩子……唉!”电话那端,爸爸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忽然语锋一转,字字铿锵地说道:“于寄南!既然你签了遗产,那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于家的人,以后我不会再给你一分钱供你读书,你也不要再回家里来找我们,就当我们没有生过你这个孩子!”

“爸……”我吃了一惊,叫了一声“爸”,话音未落,电话就已经没了声音了。

我爸挂断了电话。

我整个人都傻了。

我都不知道我究竟做错了什么,就……就这样被断绝了关系?

我就这样,傻呆呆地维持着一个姿势不动,目光渐渐地对着手里拿着的照片聚起了焦距……

六月天的中午,太阳暴晒之下,我竟吓出了一身冷汗!!

照片里的爷爷对我笑了!

是欣慰,眉宇间的愁绪散开了,笑得如阳光一样明媚熙和!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这张照片是假的,绝对是p过的!

我爷爷四十二岁离开家,在外面过了三十二年,享年七十四岁。

但这张照片是彩底的,意思就是说这是近年来的照片。

照片里的爷爷看起来三十出头,那不应该是几十年前的老照片吗?我家里自己的周岁照片都已经淡去颜色了,色调变得模糊了,这几十年前的老照片又怎么可能有如此崭新的色彩?

我赶紧拨刘律师的电话,发现打过去竟然说:“你好,京东路44号殡仪馆,请问您需要什么服务吗?我们这里提供吊唁、守灵、给遗体整容美容、火化、下葬等服……”

我赶紧掐断了电话!

京东路44号!

殡仪馆!

我疯了!

占地一万平方米,不动产,价值十个亿,却没有人肯去接手这份遗产,原来

原来

原来是殡仪馆!

包里面的黑猫抬起头来看看我,金黄色的眼眸似笑非笑,似乎在残酷地嘲笑我的愚蠢与贪婪……

ps:作品名:《44号殡仪馆》,喜欢的亲们可以“黑岩阅”,进入该网站后搜索“44号殡仪馆”,这样就能搜索到这本作品了。群号:1779784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