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仕途天骄内》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仕途天骄内 () >> 第六章 寻求帮忙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m.92kshu.com/73666/

第六章 寻求帮忙(1/2)

“到时不能兑现怎么办?”听徐建川说下月发资,人们顿时激动起来,有人大声发问。

徐建川堵死自己的退路:“如果下月我弄不回来钱给大家发工资,我就带领大家到乡政府、县政府讨要工资,直到大家得到工资为止!”

徐建川是体制内人,竟然要带着人去政府讨要工资,这不是自寻死路吗?政府最害怕什么,最害怕群体闹事;最恨什么,最恨群体闹事!群体闹事会引发许多意想不到的矛盾,如果这些矛盾汇聚在一起爆发,说不定要改写历史。

群体闹事的危害性领导人心里清楚,因此,群体闹事各级政府都作为头等大事抓,特别是对那些挑头的人,事情过后严惩不殆,一个都别想侥幸过关,得到好果子吃。

郑碧容当然知道徐建川此话出口的厉害关系,她认为,徐建川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出格决定,是市纪委无凭八故抓他,情绪不稳定造成,是忍无可忍的发泄,殊不知,这种发泄一旦付诸实施,徐建川在体制内就死无葬身之地。

不能让徐建山鲁莽行事,郑碧容眼睛瞪着徐建川:“徐指挥……”

徐建川伸手在郑碧容面前晃了晃,打断郑碧容的话,情绪稳定,并不冲动,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神情,让人感到心里踏实。

郑碧容闭上嘴巴,徐建川的神情她没有理由不相信,他有能力弄回钱来发民工工资。

徐建川见所有人站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自己,庄严道:“我再说一遍,如果下月我弄不回来钱给大家发工资,我就带领大家到乡政府、县政府讨要工资,直到大家得到工资为止!”

徐建川把话说得满满的,没有给自己留有余地,他是要大家相信,尽管自己是乡政府干部,在民工得不到工资的事情上完全可以闪身一边,但他却愿意与大家同生死共命运。

民工们也知道,徐指挥是政府里的人,没有贪污、挪用民工工资,民工领不到工资没有他的事,任何法律条款也找不到他的麻烦。然而徐指挥为了民工得到工资主动揽事,还不惜毁了自己前程给政府对着干,民工们深受感动,谁还拗着不听他的话都自感说不过去。

何况,徐指挥给民工们在工地摸爬打滚了一年,民工了解徐指挥为人,见徐指挥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没有人再询问。

徐建川见没有人说话了,大声道:“大家要是相信我,马上回去,把人叫回来,政府交给我们的工程必须完成,不能半途而废!”

郑碧容见大家还在犹豫,大声道:“既然大家相信徐指挥,赶快回去把人叫回来,下个月领工资!”

郑碧容硬着头皮支持徐建川,心里却在犯怵,差不多要两百万元,去哪儿筹这么多的钱?

情况摆在面前,民工也不是傻子,他们明白得很,徐指挥不是扯蛋人,是在真心给他们想办法弄钱发工资,事到如今,只能听徐指挥的,因为谁的话都不听休想得到工资。

有人面向徐建川举起手来:“徐指挥,我这就回家去叫人!”

一只羊过河、一群羊跟着过河,所有民工都回家叫人去了。

见大家走了,徐建川拿出手机,给同学黄小彬拨通电话:“老同学,你好你好,想你了!”

黄小彬是徐建川大学同学,大学时同住一间宿舍,两人的家庭条件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法尿在一起,平常间点头相交、室友而已,一场偶然事件,两人成了铁哥们。

事情发生在一天黄昏,黄小彬晚饭过后上街遛达,被几个人堵在学校大门前,寻衅殴打,黄小彬不敌,被打倒在地。

黄小彬被打倒在地后,冲上来一个人骑坐在他身体上,举刀向黄小彬身体上乱剌。

那人情绪失控,也不管刀尖戳在黄小彬身体哪个部位、要不要黄小彬的命,双手抱着刀柄,一下下狠命戳黄小彬身体。

看到那人用尖刀狠命戳黄小彬,围观的人惊骇不已,特别是那些女生,惊恐的尖叫声比剌破虚空的声音还锐利。

徐建川正好从学校出来,见那人狂暴无比,黄小彬危在旦夕,他不顾对方人多势众,冲上前飞腿踢倒骑在黄小彬身上乱剌的人,夺过那人的尖刀,几个人见了赶快跑路,徐建川抱起黄小彬跑去附近一家医院。

黄小彬身中七刀,身体留下七处血洞,血流如柱,其中一刀剌中胯腿动脉血管,医生说,要是人晚送来医院一分钟,很可能就没命。

医生的话没错,动脉血管被剌破,一会儿功夫身体内的血液流尽,人还有性命?

后来徐建川才知道,黄小彬生生的把那人的女朋友给撬了,那人找人教训黄小彬。黄小彬言辞剌激那人,那人情绪失控要致黄小彬于死地。

情绪失控的人往往不计后果,要不是徐建川,黄小彬已命赴黄泉。

徐建川救了黄小彬一命,是黄小彬的救命恩人。

黄小彬很是感谢徐建川,救了自己的命,救命恩人,这种关系足以弥补两个家庭悬殊地位,两人成了铁哥们,假期黄小彬还请徐建川去家玩呢!

黄小彬的父母对徐建川相当感谢,那个人已经疯狂失性,要不是徐建川及时出手,及时把黄小彬送进医院,后果不堪设想。

像黄小彬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大多独生子女,黄小彬真要有个三长两短,举家伤痛伴随终生。

黄小彬母亲大学教授,父亲国家电力局副局长,在永宁市建设的特大型水电站,是国家电力总局重点工程之一。

状态提示: 第六章 寻求帮忙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