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彼岸青藤》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彼岸青藤 () >> 第五百二十八章 嘿嘿,啥事儿没有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92kshu.com/119638/

第五百二十八章 嘿嘿,啥事儿没有(1/2)

义廷奋力格挡着来自西蒙教练一招猛似一招的抽球,心里却能够完球场大门直到观众席的每一步轨迹。

握着球拍的手心里满是汗水,被阳光亲吻过的黝黑面颊渐渐发红,义廷感到身体内的血液像岩浆般汹涌沸腾。

他力争让自己的每一次抽球,每一拍反手都打得潇洒漂亮,还不忘忙里偷闲地用余光去看静止在观众席中间位置一动不动的那个人。

素净的面容看不真切,只觉得她穿的那件深蓝色樽领绞花毛衣,让她看上去如此沉静和美丽,有些不大像从前那个内向而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频度越来越快的拉锯战,令他几乎无暇分神,他心怀忐忑,生怕一个回合结束,再一回头之际,那人已从观众席上消失。又或许,看台上的那个人,本身就是他极度疲惫的大脑里产生出来的一种幻觉?

“罗伯特,再专注一些!”一回合终了,西蒙教练提醒着义廷。

义廷边点头,边用余光扫向观众席,谢天谢地,她还坐在那里。

新的回合很快就开始了,义廷脑子里仍在胡思乱想。

她没戴眼镜,也不知,能不能看清楚自己威风神勇动作招式?

一想到眼镜,义廷心里没来由地一紧。那天夜晚,在大木屋中的情景又一幕幕重现眼前,起初,他们只是争吵,后来,他气不过,一把拽下她的眼镜掼在地上……

一个角度平缓的正手送分球打了过来,义廷神思散乱,居然没有接住。

“怎么回事?”西蒙教练看出他后半场的训练大失水准,忙走到球网近前关切询问。

“没什么……这两天准备考试,哦……可能是昨晚熬夜,有点儿累了。”义廷嘴上敷衍着,眼神又瞟向了观众席。

西蒙教练伸过手,拍了拍义廷的肩膀,说:“是啊,越到期末越得加把劲儿。不过,暑假的俱乐部联赛也很重要!你回去好好休息,咱们明天再继续。”

教练走后,义廷独自一人将球场里散落的荧光黄色网球收拢到一只巨大的球筐中,余光里,欣赏着那人安静托腮的姿态。

他没打算主动和她说话,抱着球拍,观众席第一层,离球网最近的位置坐定。他将球拍上已经磨得发白变硬的手胶一圈圈褪下侧兜里掏出一小卷未开封的黑色手胶,一点点拆封,然后,细心往球拍手柄上缠绕。

他能感觉到,文瑾就坐着他后面不远处,或许正注视着他。他故意放慢缠球拍的速度,心里仿佛在期待着什么,又怕自己的期待一不小心应验。

那天一场唇枪舌剑,他不愿再去回忆细节,只记得,双方好像都中了邪,说了不少很重的话。

如果,他想,如果文瑾走到他面前,或许他会高冷傲慢地站起身,看也不看她一眼,掷地有声地告诉这个女孩:“没什么好解释的。你都说了让我离你远点儿,那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脑袋里,另一个自己却在苦口婆心地劝慰着:人家一个女孩子,主动来找你,你那点儿自尊心咋还就放不下啦?再说了,那天你说的话也不好听!老老实实给人家道个歉,为这事结梁子不值当!

正寻思间,他听到,木制观众席台阶上发出哒哒的脚步声,这显然不是运动鞋发出的声音,在安静得落针可闻的球场中,这声音是那样清晰而突兀。

随着声音渐渐迫近,义廷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朝脚步声相反的方向扭了扭身体,脸上的表情却愈见丰富和戏剧性。

他埋着头专注而机械地往球拍柄缠着手胶,动作太急竟然将自己的一根食指缠在里面。

笨拙地一圈圈拆开刚缠好的那一截黑色弹力胶带,手忙脚乱之下,柔软胶带粘连在一起,如同一团理不清的乱麻,义廷皱起眉,徒劳地揪啊扯啊,不一会儿,脸上就冒出豆大的汗珠……

正在此时,肩膀被人轻拍了一下,他立时停止了手里的抓挠,像只被猎枪射中的小鸟,背脊一阵紧缩,立直了僵硬的身体,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无奈地等待着从树杈上跌落下来,被人擒获的命运。

小心垂下眼帘,就在他身侧不到半米处,一双小巧玲珑的黑色半高跟踝靴映入视线,他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如同擂鼓。

不情愿地转过头,正巧对上文瑾一双眼睛,因为中间没有了眼镜的阻隔,这双眼睛显得温柔而清澈,然而,如此近距离的对视却委实令人尴尬。

文瑾的目光即没躲闪,也看不出羞涩别扭,她开口道:“我想跟你说几句。”

义廷像听到命令的战士般,立马从椅子上站起身,咽了口涂抹,忙不迭地抢话道:“正……正……正好,我也有话跟你说。”

文瑾低头看了一眼义廷攥着球拍的手。

义廷像被烫了一下,慌乱地将球拍撒手,在文瑾面前夸张地前后左右转动手腕,又剧烈地挥舞双手,还像个钢琴家那样快速地活动了几下手指,然后,没心没肺地笑着说:“嘿嘿,啥事儿没有。”

文瑾眼神一暗,拉起义廷的手,透过手背尚未完全长好的淤痕,她仍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天的情景。

义廷愤怒挥拳,和她脑袋差不多大的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声从耳边掠过,咚地一声闷响,如同锤子般砸进腐朽的桃花心木嵌板,看到地上的丝丝缕缕的血迹,她心里那种心疼、惊讶和害怕的感觉,现在还那么真切。

“我收回那天说的所有话,我说得太过分了。”文瑾低着头不敢直

状态提示: 第五百二十八章 嘿嘿,啥事儿没有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