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卿卿子珮》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卿卿子珮 () >> 20.这情债深深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92kshu.com/132062/

20.这情债深深(1/3)

致力于挣脱的叶子珮来不及反应,身子就被自己的力量冲击往前,一眼不眨盯着向自己放大的青石地面,半天也没落地,只觉腹部有条状形物横着,偏头看去,原来是谢安歌眼疾手快的接住了自己,只是这姿势似乎不太好看。

叶子珮就这么看着那瘦弱的胳膊,心跳声咚咚的响着,她知道是他,不敢回头,怕落入那双醉意朦胧的桃花眼,便情难自禁。

欲千言,却止。

僵着的气氛没有停留多久,柳依依也不知哪来气力,一人就将叶子珮从谢安歌手臂中拉起,关切问道:“姐姐,你还好吧?”

叶子珮闭眼深呼吸,晃晃的摇了摇头。

柳依依这才松了一口气,顿觉得手臂酸累,忙把仍神游无力的叶子珮交给绿竹和喜儿二人。

谢安歌默默收回手,垂下眼帘,面对柳依依的道谢,只是淡淡一笑。

姜维桢嗔视馨宁郡主一眼,见叶子珮仍在神游,以为她惊吓不轻,不免心中有愧疚,便道:“小妹管教无方,多有得罪,望皇婶大人不记小人过,日后有需要之处,维桢力所能及之处定会尽所能。”

缓过神来的叶子珮皱了皱眉,也没多说,嗯了声后边不再多搭理。

气氛再一度陷入尴尬,姜维桢等人也不再多留,道一声多有叨扰便告辞。

馨宁郡主打叶子珮旁过时,小脸一扬,无比骄傲的说:“哼,本郡主认定的,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哦,是这样啊。”叶子珮说着,自顾自的点了点头,馨宁郡主听得糊涂,眉头微皱,见她又摇摇头,觉着答非所问,自己被敷衍,刚想多言,被姜维桢及时发现,喝止了,只得保持骄傲的离去。

琇莹公主与谢安歌同行,始终温婉大方,举止得体,乍一眼,俊男美女,果真赏心悦目,这一点还是让叶子珮面部表情稍微扭曲了一下。

琇莹公主感受到叶子珮的妒意,心中竟有一丝得意,不由得笑容灿烂。再看旁人,温润依旧,目不斜视,枉自向前,似不愿久留。心头有失落,但清醒的是,她是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

就这么走掉了?看着远走的背影,叶子珮有点恼火,有无处可宣泄,忽地,灵机一动,她清了清嗓子,高声唱到:“喜欢你,那双眼动人,笑声更迷人,愿再可轻抚你,嗯嗯嗯(此为忘词哼调)……”

不知是不是隔太远听不到,一行人似无觉察,消失在了转角处。

柳依依戳了戳还在哼哼的叶子珮:“姐姐,你哼哼唧唧什么呀,我怎么一句都没听懂啊。”

“……”粤语歌你们听懂就稀奇了。叶子珮扶额,真是脑抽风了才唱这玩意。

“这调子倒是好听呢,姐姐你给妹妹说说你唱的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黑凤梨的意思……”

“凤梨还有黑的?”

“我心情好随便哼哼,你就别刨根问底了。”叶子珮后悔的都想把舌头咬掉了。

绿竹瞅着自家小姐脸色难堪,赶紧替她解了围:“表小姐啊,我们小姐之前在不少地方游历过,这些指不定是哪个地方我们没听过的方言呢,你这么问我家小姐也不一定能说明白啊。”

柳依依点点头,笑着抱住叶子珮的手臂撒娇:“好嘛,姐姐见多识广,得空要给妹妹讲讲啊。”

叶子珮咧嘴一笑,刚想比个ok的手势,蓦地反应过来,郑重道:“好的。”

“对了。”柳依依好像想到什么,猛一个激灵,她盯着叶子珮看,继续道:“姐姐,我总觉得你跟谢小侯爷认识啊。”

“认识啊,这有什么奇怪的。”叶子珮倒是坦荡。

柳依依垂眸思索,似下了决心般,说道:“可是姐姐看谢小侯爷的眼神不单纯啊……”

“哦,是这样吗?”叶子珮转头向绿竹询问,后者点头回以肯定。

“姐姐,你是要出墙吗?”柳依依咽了咽口水,小心问道。

叶子珮手摸下巴,认真的想了想,答道:“这倒不是没想过……”

“姐姐你……”柳依依目瞪口呆状。

叶子珮继而一笑,话锋一转,“天若有情天亦老,我想,真的喜欢他,快乐比拥有更重要。”

“哈?”柳依依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什么意思啊?”

“安在当下啊!”叶子珮望着深远天空,舒心一笑,负手背后,不管柳依依一行人,便自顾离去了。

“哎,姐姐,等等……”柳依依忙跟上。

叶子珮想,其实自己已经很幸福了,只是还不够知足呢。这颗心呐,挺贪的啊……

……

塞外黄沙莽莽,无边无际。沙尘飘扬,滚滚红日。薄暮之中,隐隐城门,驼铃商旅往来,正是通关要塞地——沧州。

沧州比邻狄戎,虽是大昌国力昌盛,狄戎也和解,但仍有不少势力暗地里挑事纷争,蓄谋作妖,好在镇守的建威大将军——高翔,骁勇有谋,打击了狄戎的嚣张。近年来也算和平,城中百姓安宁,同西域中不少商业往来,促进了两方经济,呈现了欣欣向荣之境。

正此时,城内络绎不绝,不少摊贩叫卖,馆肆林立,供人茶余酒足。有策马扬鞭二人踏尘而去,一路急弛,可是扰了这秩序的繁荣,更添热闹了。险险避开的行人无不是啐了几口,掸掸衣袖,继而有气定神闲的游逛。

快马加鞭的二人停在一处府邸前,姜望舒翻身下马,将手中缰绳扔给了身后木夕,径自望向朱漆大门上方,正悬着“大将军府”的匾额,大门两侧,


状态提示: 20.这情债深深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