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校草制霸录》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校草制霸录 () >> 八十三、差距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92kshu.com/14811/

八十三、差距(1/2)

喝过酒、唱过歌,别离就在眼前。

韦笑是京城人,江水源、胡沛薇还有梅林会留在京城参加全国奥数决赛,其他人都将收拾行囊打道回府。至于以后?韦笑、严萍、魏山他们应该还会再战一次,纵然希望渺茫,毕竟希望还在。而直接闯入军事管理区要求面见皇太的张元亨,或许会被经世大学列入终生黑名单吧?

听说修习班结束,乔一诺想请江水源再吃顿饭,结果被怕惹麻烦的江水源严词拒绝。小公主也过来了一趟,听到江水源要留在京城参加全国奥数决赛,又一脸嫌弃地走了。

江水源趁着这几天的空余时间,已经把经世大学图书馆馆藏关于奥数的教材、习题集大致扫了一遍,心里底气勉强恢复到以往的七八成。结果与胡沛薇在图书馆的一次偶遇,又把他打回了原形。

那是修习班结束,江水源去图书馆还书的时候,看到胡沛薇也在刷图书馆。

刷图书馆不足为奇,这些天里江水源遇到的修习班同学没有一百,也有八十。稀奇的是,她去的并非大家通常逛,而是期刊阅览室。

去期刊阅览室?

江水源按捺不住好奇,尾随了过去。只见胡沛薇进了阅览室,轻车熟路直奔o1类数学专区,挑选了几本新近出版的期刊开始阅读起来。见状他也随手从书架上抽了几本杂志走过去,装作偶遇的样子:“哟,胡同学你也在?好巧啊。在看什么杂志?”

胡沛薇把几本杂志的封面亮给江水源看了看,只见上面全是英文字母,看上去简直逼格满满:“在看《annals.of.mathematics》{《数学年刊》}、《inventiones.mathematicae》{《数学新进展》}、《acta.mathematica》{《数学学报》},还有《Journal.of.the.american.mathematical.society》{《美国数学会杂志》}。”

纵然江水源孤陋寡闻,也知道这是国际公认、数学中最顶尖的四大杂志。听完之后,江水源整个人都不好了:“传说中的‘四大’?你能看得懂?”

“当然看不懂!”胡沛薇回答得理直气壮,“我是早就听说‘四大’的威名,可惜我们学校只有一些普通的国内期刊,像《数学学报》、《数学研究与评论》、《应用数学学报》、《数学杂志》,根本没有这种高大上的国际名刊。今天闲得无聊,就过来翻翻,权当是开开眼界、拜拜大神。”

差距啊!

江水源逛过淮安府中的图书馆,也浏览过学校奥赛社的资料室,里面数学方面期刊也有,但都侧重于中学数学教育方面,像《数学通报》、《数学教育学报》、《数学教学研究》、《中学数学研究》之类。而胡沛薇刚才说的那几种,明显属于刊登数学及应用数学方面创造性论文的学术期刊,它们面向的读者是真正的科研人员。或许,这就是普通重点高中和奥数名校之间的差距吧?

“厉害!原来你们高中就订阅学术期刊,了解学界的科研动态。”江水源毫不吝啬给出自己的赞美,“看来你们学校一直都把你们当作数学工作者、而非数学爱好者来培养,难怪你们奥数水平那么高!”

胡沛薇摇摇头:“这你就错了!我们不是培养人才,只是简单的应对考试。我们的目的非常功利,就是希望能在翻阅期刊的过程中,积累一些好的思路或者有用的结论,用在今后的竞赛中。事实也是如此,像最近几年奥数决赛和国际奥赛中,都出现过类似直接借用某篇论文结论来解题的情况。”

江水源道:“学以致用,这无可厚非。你们能阅读和掌握那么多数学文献,本身就是能力之一。”

“但这已经完全背离了奥数的宗旨。奥数存在的意义,我觉得是对人的思维和逻辑进行锻炼,而不是对知识范围的拓展。如果单纯比赛知识范围,那还不如直接考高等数学的各个分支。”胡沛薇旋即笑了笑,“由我这种奥数既得利益者来谈这个问题,貌似有点滑稽。对了,你在看什么杂志?”

江水源刚想把手里的期刊亮出去,结果自己瞟了一眼,吓得脸都绿了。只见自己拿个那几本杂志分别是《中华男科学杂志》、《中国性科学》、《现代妇产科进展》、《中华生殖与避孕杂志》,当下连忙藏到身后:“嘿嘿,我就是随便拿几本《知音》《故事会》解解闷,不敢在你的‘四大’面前现丑。告辞告辞,我先遁为敬!”

江水源尿遁之后先去还了书,想了想又走进电子阅览室,打开学术期刊数据库,从中找出最新一期的《acta.mathematica》开始拜读起来。

当然,最新一期也新不到哪里去。这本由瑞典皇家科学院mittag-Leffler数学研究所出版、致力于刊登“数学各领域最高质量的研究论文”的杂志,每年只出版2卷共4期,大约十几篇论文。所以江水源眼下看到的这一本,其实已经出版了两三个月。

刚翻到目录,江水源就傻眼了。

《acta.mathematica》虽是国际名刊,但它刊fā lùn文的语言却有3种之多,包括英语、法语、德语。好巧不巧,江水源看的这期只有两篇论文,一篇是德语,一篇是法语。如果是胡沛薇的话,凭她全国创新外语大赛法语组冠军的造诣,至少那篇法语的能看出点道道来。换成江水源,那就只有老虎吃天——不知从哪里下口。

阿西吧!看来《acta.mathematica》与我八字不合啊,换一本!

江水源又找到《annals.of.math


状态提示: 八十三、差距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