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我的笨蛋妹妹》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我的笨蛋妹妹 () >> (4) 醉、厄、小米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92kshu.com/172471/

(4) 醉、厄、小米(1/5)

前情提要:为了转移对妹妹的畸恋,我应了王子默的邀请享用了他老婆的身体,但此时的我并不知道,这样的快乐与牺牲,都只是为了一个最终的目的所铺路。如此平凡的我,真的能够保护妹妹,保护所爱吗?

************

隔天我起床时已经早上八点,枕边的佳人早已如烟云一般消散,双人床的白色床单有某块部位颜色特别深沉,是昨天我和女王暗夜决斗后所留下的痕迹。除此之外,空荡的房间裡,只剩下澹澹的兰香在空气中留存。

我穿上衣服来到客厅,之前看到的几箱纸箱依然丢在那裡没有打开,好像他们夫妇并没有想要在此长住一样。

我怀着愉悦的心情走出了他们家,跟每个刚脱离处男的小男生一样,心中充满了喜悦的小鸟四处飞舞吟唱,似乎还有背负着白色翅膀的赤裸婴孩在我周围环绕。但我一打开房门回到家中,却马上吓了一跳!

妹妹憔悴地侧瘫在沙发上,身上只穿着粉红色的吊带睡裙,露出的两条白皙匀称的腿紧紧併起纠结,像条奄奄一息的白色人鱼椅在岸上,呼吸困难。

电视开着,正拨映的不是熟悉的卡通,而是不知名的购物节目。妹妹一见到我开门,勐地一挣,立即转过头来,惊喜的冲向我,似乎是想给进门的我一个拥抱。

不过妹妹可能坐了太久,一时之间腿脚发麻无力,刚站起来,顺势摇摇晃晃走了两步,就几乎是用跪的扑向地板,我看见妹妹站立不稳的样子,走上前想去扶她,却正好让她扑在我的胯下。

妹妹生嫩的俏脸不偏不椅地隔着裤子压在我的ròu_bàng上,软软嫩嫩,明明已经是个成熟的少女了,却还是一副洋娃娃的模样,只看她孩童般的俏脸不看身材的话,还真像一个未成年的小萝莉。

妹妹的脸上素白如瓷,眼睛红红肿肿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她这样,很可能是哭了一个晚上,她抱着我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我感觉我的裤头马上被妹妹的泪水给弄湿了。

而好不容易借由林茜曼妙绝伦的身体所收束的ròu_bàng,也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在薄薄的两层布料下,随着妹妹的抽抽噎噎的小声哭泣,跟一摆一摆的抽动,静悄悄的拍打着妹妹的头脸。

看…精`彩~小$說~盡^在点01苐壹~版$主^小說

我轻轻推了推妹妹的头两下想将她推开,她反而用力靠的更近更紧,几乎快要跌进我的身体裡。如果从远处看到这画面,还以为我在强压妹妹的臻首为我kǒu_jiāo呢。

眼看裤子裡的肉虫越来越硬,我怕又再度失去了理智,乱了兄妹间的份际,但又不能动粗硬拉开妹妹,只好轻声安慰道:「小雪怎么啦?怎么一个人哭的那么伤心?」

妹妹紧抱我的裤子不放,柔软的shuāng_rǔ贴我的膝缘,在一会,才沙哑着开口问道:「哥你去那了?为什么一个晚上都不在!小雪还以为哥不要我了。」

我抬起手摸了摸她的秀髮,有些骄傲地道:「哥出去做大人的事了。」

妹妹不懂我说什么,鼻子却很灵,闻到我身上来自于林茜的香味,问道:「为什么哥身上香香的,哥昨晚到底去那了?」

我不知道怎么和妹妹解释;因为不想伤害她,所以我接受了王子默荒唐的邀请,去和他老婆做爱了?

我并没有想过这件事会对我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迟疑了半天,我方才开口,用哄骗小孩的语气对妹妹道:「哥没有不要小雪,哥只是去做自己的事了,不过这不能跟小雪说,等小雪长大一点哥再告诉妳…」

妹妹听了我的话顿时放开了紧抱着我的双手,火冒三丈地道:「哥不要把小雪当小孩子!小雪不是不懂事!哥到底去那了,为什么身上香香的,是不是嫌小雪烦,自己去找林茜姐姐跟子默哥哥玩了,对不对!」

被妹妹一顿抢白,我也有些生气,但却没办法把发生的事说出口,于不想再跟她争论这件事,默默的去收拾我的东西,连澡也不顾洗,就这么让我胯下的ròu_bàng带着林茜乾掉ài_yè的气息便去上班。

往后几天,我继续学业,躲着妹妹。王子默夫妇俩依然会帮我照顾妹妹,但她似乎对林茜很有敌意,不再和她亲近了,反而是王子默和妹妹处的很好,基本上教她功课和常识的事都落到了他的身上。

王子默不愧是医生出身,比我这个半吊子教的有效率多了,而且也很能让调皮的妹妹听话,安份地坐下来唸书,不会像我一样没有半点威严,被妹妹予取予求。

我和妹妹进入了长时间的冷战,基本上我一下班,打开家门,妹妹就像看到了猎人的受惊的小鹿一样,从沙发上她的宝座逃开,躲进她的房间裡画画。似乎是一个男人的画像,只是不知道到底画的是谁,只要我一接近妹妹的房间就会被赶开来。

有一次我趁妹妹不在时,偷偷进去掀开画布看了一眼,竟是一个英俊的美男子坐在餐桌前焦虑的遥望远方的画像。

虽然看不出画的是不是王子默,但是妹妹从来没画过我,而这栋房子裡,也只有子默这么一个年轻帅气的男性才符合她画中的人物了…

妹妹的爱,似乎不再是我能够独自享用的了,我本来以为会感到鬆一口气,却是为什么,从胸腔中传出的却是一股揪结难解的心痛,我对妹妹异样的爱变成了一股致命的绳索,逐渐地收紧、缠绕,将我的心杀死。


状态提示: (4) 醉、厄、小米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