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复夫何求》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复夫何求 () >> 154有恙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92kshu.com/60324/

154有恙(1/3)

她透过那漫天飞落的桃花花瓣看沈文明,看到他淡然着眸看着她,秋千亦是同从前一样,慕容婉儿笑着摸着秋千,缓缓的坐了下去,只觉身子泛冷,不像当初满脸笑意,暖意自心口传向身体各处。即便夜里也觉得温暖。

“好久没坐了,想再感受一下。”她笑着道。看到沈文明站着同她有一定的距离,慕容婉儿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间想荡起秋千,将自己高高摇起,看秋千荡下的那一瞬间,他是否会伸手去扶。

还未等她荡起,沈文明已经上前拽住了秋千,语气沉沉的躬身道“娘娘,这秋千久置未修,恐伤及娘娘凤体。”顿了顿,听他接着道“况且,娘娘是怀有龙裔之人。”

她刚刚早已忘了腹中之子,经沈文明如此之说,她恍惚间看向肚子,已然明白错过了终是错过了。

慕容婉儿从秋千上下来,很认真的看向他,“。。将军。”

她想说,“其实我知你是沈将军。”

她想说“这些年你去了哪儿?”

她想说“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她想说“你还记得要我等你,嫁入你府中之事吗,还记得那长长的桃花通道吗?”

她想说的话很多,想问的话也很多,可开口却万般艰难,因她被沈文明此刻望向她的眼神所伤。

最终一句话也未开口,她忽而站直了身子,将目光落到沈文明的身上道“将军,本宫想喝一杯慕容府屋后的清泉水,将军可否盛些与本宫,本宫要将其带回宫室。”

沈文明抬起头来,眼神淡淡的扫了她一下,便快速的垂下道“娘娘吩咐,定当照办,娘娘在此稍等片刻。”

说罢,慕容婉儿看着沈文明转身。大步的向着清泉水的方向走去,那一瞬间,望着他疾步快走,望着他熟悉的走向清泉水。她眼角有泪缓缓流下,在那一刻,勒便是沈文明。

只有沈文明才会对慕容府如此熟悉,熟悉到。竟然知道那很少有人知道的,隐藏的那口泉眼,因为那泉眼是他同沈文明一次无意中发现的,也只有他和她两人知道。

那泉眼水源源不断的从地下涌出,浇着旁边的石子,拘一捧来喝,满嘴的甘甜,两人盛了甘甜的泉水,将桃花瓣洗净,冲泡一杯桃花茶。那桃花的香味融入甘甜的泉水中,味道阵真真是好极了。

沈文明跑着跑着忽而想起了什么,脚步顿时慢了下来,慕容婉儿看着他的身影,泪早已在脸上肆意,看着他慢下来的脚步停滞了下,继续向前跑去。

见到曾经日思夜想的脸与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仿佛就那样跑出她的生命,心中早已明白一切都回不到当初了,可是。当真正知道,面前的这个人便是沈文明时,当确信了这件事后,她却无论如何不能沉下心来。心中只剩满满的难过和沉痛来。

看着他再次返回时,手上拿着一个竹筒,道“清泉水。”本应是下人去接,她却笑着走了上去,笑道“谢谢将军。”其实她很想说“你怎么会知道那清泉水。”可是早已从他低垂的眸里看穿一切。

她捧过清泉水,轻轻的扶筒小酌一口。道“这个味道,还一如从前,只是我没想到还能再次喝到,我以为它早已荒废了呢,早知道,我该来看看确信一下的,这样也不用麻烦将军。”

慕容婉儿说罢,抬眼笑着看向了他,他亦听出了慕容婉儿的话外之音,此刻,他低垂着眸,看不到脸色,心中却早已泛起丝丝的疼痛。

天色昏昏沉沉,一下午都在起风,未曾见过一缕阳光,看到曾经无数次梦见的脸,此刻却觉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她抬头看了看沉闷的天,忽而开口问道“将军,你说今日有雨吗?”她的目光越过沈文明,抬头望去,冷风拂起她脸上的碎发,在沈文明的眼前荡漾,想起那时她曾巧笑嫣然的神色,此时那虽精致的面容却也失去了曾经的笑意,此刻冷风拂过,那张脸更加精致的冷清。此刻两人再在一起同站,皆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自己了。

沈文明抬头亦看了看天色,昏沉沉的天幕仿佛要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可是尽管天色那般沉,未听到一声雷动,未曾感觉到一丝雨,就那样昏沉沉了一下午。他抿了抿唇,缓缓道“不会。”

慕容婉儿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便好,稍许回宫,碰上雨可便不好了。”

“康子,取把伞来。”沈文明转身对着家丁道,不多时,看着家丁跑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伞,他接过,递给了慕容婉儿。

慕容婉儿笑,道“将军,敢于本宫打赌吗?本宫打赌,今晚这雨回下。”

沈文明作揖“那臣只能选择不下!”

“这赌注便是,若将军输了,便隔段时间未本宫往宫室中送些清泉水,若将军赢了,婉儿便不会再踏入这将军府半步,从此这府邸再与我慕容家无关,包括这里的一草一木。”

“好。”沈文明看着慕容婉儿,沉沉的应了一声。

慕容婉儿轻笑,唤过了苏雪,上前,对沈文明道“今日烦扰将军,还望将军体恤。”

“臣不敢。”不等沈文明抬起头,便感觉到身前一阵风拂过,慕容婉儿已经转了身,动了脚步,向着门旁走去,她的背影在风中显得那样的单薄。

沈文明立在屋前许久,沉着眸不语不动,似已经化为一尊雕像,耳旁淅淅沥沥的声响,屋檐瓦间雨滴如柱,夹裹着夜风斜斜而落,打湿了他乌蓝笼纱袍子。

这雨竟真的下了,他动了动眸,沉吸了一口


状态提示: 154有恙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