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看书网手机小说首页小说搜索

返回《明朝浮生记》

就爱看书网(92kshu.com)

首页 >> 明朝浮生记 () >> 第一百二十五章.做局
亲爱的书友,您现在访问的是转码页面,会导致更新不及时及无法正常下载,请访问真实地址:https://m.92kshu.com/93021/

第一百二十五章.做局(1/2)

紫禁城的清晨向来都是孤独的,从太皇太后,到皇太后,再到那些可怜的宫女、太监,没有人不会孤独。又度过了一个漫漫长夜,这一夜的远去不知道带走了多少的阴谋诡计,多少的尔虞我诈,甚至是多少人的生命。

在这紫禁城中,有这么一个叫做蕊伊的宫女,她个子不算高,却也不是很矮,人长的虽算不上国色天香,倒也秀色可餐,特别那双似有灵性的大眼睛,看人的样子总是显得娇滴滴的,让男人一眼看了,便有一种想去保护的冲动。

这双眼睛正流淌着清泪,已然沾湿了枕头。蕊伊现在当然是醒着的,但她却不敢作声,也不敢起床,更不敢出宫到浣衣局去洗衣服——哪里本是她经常要去的地方。她现在只能哭,却又不敢哭出声来,因为她的身上并没有一件衣服。

她的衣服就在床底下放着,她却不敢爬起来,她虽然羞涩,但是有一桩可怕的事情强迫着她忍受这份屈辱。

她现在在等,等那些人闯进来,抓住她和她身边睡着的男子。

这男子当然也没有穿衣服,他的那件蓝色鹭鸶补子的官服也在地上放着。

这男子当然是周小白。

这一夜,周小白似乎做了个很奇怪的梦,他梦见自己来到了天宫,跟天上的一位仙女走到了一起,两人御风而行,游遍了三山五岳,好不快活……突然,一阵大风刮来,二人被这大风顿时刮得东倒西歪,他忽然就从天上掉了下来!

与此同时,那门也被打开了,另一个宫女走了进来,她只看了一眼,便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一下子将洗脸的铜盆丢到了地上,她被这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她想喊,却终于没有出声。

因为这床上躺着的,正是自己的亲姐姐,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外面的小太监听到房中有异常的声音,便出声问道:“蕊人姐姐,你怎么了?”这小太监是跟着这个叫蕊人的宫女一起来的,他一直很喜欢跟着她。

蕊人强自从牙缝里咬出几个字来:“我没事,你先去打扫吧,我一会就来。”

“好嘞,那我先去了。”小太监答应一声,便走了,他一直很听蕊人的话。

蕊人见太监走了,连忙将房门锁好,又从地上捡起了蕊伊的衣服,丢给了她。

蕊伊见状,哀叹道:“别锁门,衣服我也是不能穿的。”

蕊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姐姐,你疯了吗?这要是被王公公知道,你还有命活吗?”

蕊伊叹息了一声:“就是王公公吩咐我做的,我能有什么法子?若是不从,不但我死,你也会死,更会累及家中的爹娘。”

蕊人不信似得摇了摇头:“为什么?姐姐你一向是个好人啊,王公公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蕊伊道:“应该是为了对付他。唉,他这人不坏,还是个大官呢。”

蕊人惊讶道:“他都将姐姐你……”这话,自然是说不下去了。

蕊伊道:“不,他的衣服还是我脱了的,但他睡得死沉沉的,却没有与我做……做那些事。”说到这里,便停住了,因为她看到蕊人盯着床上的血迹在看,她顿时痛苦般的摇了摇头。

忽然,一个声音爆炸似的在耳边响了起来:“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哇!我没穿衣服啊!哇!还有个裸(和谐)女啊!”

周小白醒了!

他不但醒了,仿佛一下子被吓到了,竟然感觉脑袋特别的疼痛。

这一嗓子一喊,一会的功夫屋子外面猛然冲进来了很多人,似乎都是听到了这吼声的召唤。

这一嗓子,原本应该蕊伊叫的,她终于还是没能喊叫出来,人嘛,特别是快死的人,总想着要多活一会的。

……

“陛下,陛下,小人冒死奏闻!”小太监急匆匆的来到了坤宁宫外,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吵什么吵呢?”宫内走出来一个人,正是王振,他一脚踢翻了那小太监,厉声道:“不知道昨夜陛下劳累么?也不让陛下和皇后娘娘多睡会,懂不懂规矩?”说罢,示意门口的几个太监将那小太监拉下去。

那小太监见状,连忙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叩头道:“孙子知道错了,老祖宗饶了我吧!”

王振笑了笑:“要老祖宗我饶了你,可以……老祖宗我向来就疼孙子,那就看你会不会说话咯……呵呵呵。”

那小太监顿时点了点头:“老祖宗,孙子真是有急事,刚才传来急报,说周小白昨夜没出宫,竟是在宫内睡了一个宫女。”

王振听了脸色一白,大声惊讶道:“什么!竟然如此荒唐!这消息可属实?”

那小太监叩拜道:“孙子不敢欺瞒老祖宗,很多人都看见了。”

王振听了,连忙大声道:“胡说!周大人,那可是固川王的女婿,他昨日不是出宫的么?休要在此聒噪!还不快滚!”

那小太监正要滚,坤宁宫中响起了一个声音:“王振,出了何事?”说这话,朱祁镇已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坐起来之前,还不忘抚了抚皇后钱氏额头的秀发。

王振在外头连忙跪倒在地:“臣该死!小的该死!”

朱祁镇道:“你在外头等一会。”说着让宫人撤去床边遮挡的几重帷帐,吩咐更衣。

好一会的功夫,朱祁镇才从坤宁宫走了出来,见王振依旧跪在地上,便让他起身回话:“究竟出了何事?”

王振的脸色,白的有些惨淡,他没有起身,反而叩头道:“臣不敢说啊!”

朱祁镇很

状态提示: 第一百二十五章.做局
第1页完,继续看下一页